時雨.狩楓‧雪祇‧離夏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§ 很單純喜歡著喜愛的人、事、物 §

承(默蒼離)



 
 
端坐在書案前。
 
 
筆尖沾潤,懸腕,他以舞墨之姿,在雪白紙上烙下字。
 
 
跟人給的冷淡感覺不同,他的字起筆狂,流轉間似劍芒鋒銳難擋,收尾卻縝密的一私不苟。
 
 
一筆一劃,神情異常端肅。
 
 
他在寫一封書信,信中內容簡潔的似乎能憶起收信人的輕笑聲。
 
 
信的尾巴,他落下了ㄧ個塵封已久的名字。
 
 
一個,只有收信人知曉的姓名。
 
 
*
 
 
自成一天地的血色琉璃,今日結界依舊 ──
 
 
靜謐,也依舊。
 
 
 
 
兀自搖曳的琉璃串,交擊出輕響。
 
 
樹下,一人一劍。
 
 
 
 
難得雙手淨空,盤坐在地,凝視著眼前與自己平視的古劍。
 
 
古樸的劍身,青銅融鑄,斑駁的表面是歷歷在目的血繼傳承。
 
 
劍下插著一封封緘好的書信。
 
 
 
「師尊。」
 
 
冰冷無波的音調並不為這該飽含情感的呼喚,而有所更動。
 
 
凹凸不平的劍身上,映不出完整的身影,卻完整留下一雙凝望的眼。
 
 
飽含著許多思緒,又像是什麼都沒有。
 
 
 
 
他靜默。
 
 
琉璃輕響,方才迴蕩的兩字,像是場夢。
 
 
舉手。
 
 
墨狂光芒流竄。
 
 
無聲無息的冷焰,自劍端吞噬整封書信。
 
 
 
 
綠芒在瞳上跳動,似是打破了原有的沉靜。
 
 
他閉上雙眼。
 
 
聽最後的燃殞。
 
 
 
*
 
 
「師尊,今日是弦月呢。」
 
 
 
 
孤墳前,静立一把劍,一個人。
 
 
雪白身影屈身盤坐在前,偏側著頭,手中佛珠輕撚。
 
 
 
 
「俏如來今日經過書肆,恰恰聽了一旁學童正在給先生祝賀,感念先生這一年來的教學辛勞。我漏聽了前面,不知道學童們做了什麼,但是光看台上的先生被逼出淚來,滿臉喜悅難抑,想必,很讓他感動吧。看到這,徒兒忍不住就過來了。」
 
 
含著笑意,不用閉上眼,就能在眼前清楚的描繪出兩道身影。
 
 
 
 
如暖風徐徐,剛毅如山岳。
 
 
如劍刃冰冷,卻藏暖於內。
 
 
 
 
掌風聲、山溪粼粼。
 
 
擊脆響、巾帕餘暖。
 
 
 
 
「師尊們都不喝酒,俏如來也沒有飲酒的習慣,所以我帶上了今年的春茶。」
 
 
反手不知從何處翻出的茶水,整整齊齊的在墳前又增加了三個倒影。
 
 
倒影匯聚在佛珠末端流蘇上。
 
 
舉起手,影似攀隨而上,落在俏如來身上。
 
 
「既然起念是祝賀,俏如來就自做主張找師尊們一同賞月飲茶了。最近自佛國經典中,又學一悟,俏如來想與師尊們談談,那典籍中是這樣說的……」
 
 
 
 
隨著晚風飄盪在夜空的,是輕柔的誦唄聲。
 
 
ㄧ句一段,分享著分離這段時間所有的體悟。
 
 
話至尾聲,他摘下頭上兜帽,再ㄧ笑。
 
 
 
 
 
「師尊,那……你們怎麼說?」